今天是:
    交通器材系列
       监控立杆
       电子警察杆
       信号灯杆
       控制箱
    道路照明系列
       路灯灯具
       单臂路灯
       高低臂路灯
    LED照明系列
       LED路灯
       LED灯杆装饰
       LED中国结
  工程案例
诸如珈伟的太阳能庭院灯草坪灯、太龙的商业照明方案、华体的文化

  注1:表格未选取主业几乎完全为显示屏等其他LED应用业务的企业,如联建、艾比森等;

  注2:表格也未选取照明业务占整体业务比重过小的企业,如美的、TCL、信达、京东方、正泰等;

  注4:表格同时选取了部分相对规模较大业绩较好的新三板企业,以扩大数据样本。

  去年整个上游迎来一轮扩产高峰。三安光电在泉州,华灿光电在义乌和张家港,澳洋顺昌在淮安,乾照光电、兆驰股份和彩虹蓝光在南昌,聚灿光电在宿迁,包括德豪润达都进行了投产扩产;德系巨头欧司朗光电半导体的马来西亚居林全6英寸机台工厂也于去年11月开工。上述产能若如期达成,全球达到年产千万片级2英寸外延片的厂商将增至10家左右,同时中国大陆MOCVD累积装机量已超过全球的半壁江山,而市场如何消解这样的爆棚产能成为本年度上游的重要看点。虽然部分厂商的产能需到今年第四季度至明年第一季度才能得以释放,芯片价格的整体下行却已成事实。同时,自去年四季度开始,上游厂商还面临了日益增大的库存压力,数额庞大同时还在不断攀升,库存周转率也处于低位,在这种形势下清仓则又可能引发新一轮降价;而若以降低产能的手段来应对又会降低设备使用率并增加单位生产成本。这使得上游大厂们面临减产还是降价之间的选择。上半年中报来看,上游主要厂商各项业绩指标包括能够真实反映盈利能力的扣非净利润一项,增势比之去年同期均有所减缓。

  另一方面,国内企业在外延芯片业务方面近年来确实取得了长足进步,曾处于第三集团的他们目前产品性价比直逼国际一流厂商。处于领骑集团的巨头们又在竞相扩产,而在“产业向大陆聚拢,产能向龙头聚集”的大背景下,规模制胜的高度集约化格局将令其他举棋不定或力有未逮的厂商面临“不进则退,退无可退”的巨大压力。

  总之,大势依旧,随着全产业链聚拢度的增大,外延芯片厂商在此形势下需要做到规模化满足差异化和个性化需求并做出快速的且低成本的响应,进一步来说,该领域若没有一定的产能规模做基础,连“差异化发展”这张牌都打不出去。国内上游板块愈发呈现“两极分化,剩者为王”的高度集中格局,未来市场上的玩家数量将线、封装板块:“谁道沧江总无事,近来长共血争流。”

  封装板块近两年继续受益于下游需求旺盛和国际代工业务扩大,整体呈规模扩充态势,这首先是基于数量庞大的下游应用厂商数量,也得益于近年来随着LED技术的进一步发展,使得产品格局已经发生变化,2835、3030等中低功率器件的应用愈发广泛,使得技术和专利优势渐微的国际巨头们将代工订单逐步向中国厂商集中,和下游照明应用的局面类似,全球的封装产能也呈现出向中国聚拢的趋势。当然,代工订单也不会一劳永逸,需要各封装厂商随时枕戈待旦,以应对客户不断变化和提升的要求,进一步发展还需延展自身的品牌路线。

  上半年来看,受到上游扩产和下游需求等供求关系方面的影响,去年前三季度全行业封装器件供不应求的状况已转变为现在的供大于求,也导致各上市公司的封装业务营收增长率和毛利率水平比之去年同期大多有所下滑。其中木林森的上半年库存量也是十分惊人,后续的库存消化也是个需要直面的课题。

  无论如何,木林森、国星、鸿利等领先厂商目前已能在全球封装产业中占据重要席位,而在庞大的中国照明应用市场中,上述几家以及天电、瑞丰、兆驰等挟主场之威亦可以与国际巨头们分庭抗礼甚至盖过一头。

  中游封装相对于高度集约化的上游具有一定的需求定制化和渠道分散化特点,基本呈现中度集约化。各大领先厂商也相对稳健,并未如上游般大肆军备竞赛,但标准品的低产能必将导致高成本的道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大规模封装上市企业的业绩规模不断扩充的同时,正是进一步挤压了中小型低端封装企业的生存空间,未来经过兼并重组和自然淘汰,未来依然也会是少数派存活的游戏。

  我国照明电器行业一直的特点是企业数量众多,单体规模偏小,民营成分为主,导致产业集中度不高。LED进入普通照明领域后,客户需求多样化导致的产品类型多样化及市场渠道多样化的特点更为突出,很多企业要承受大量的小批量非通用产品的研发投入和模具压力。因此相对于上游芯片外延的高度集中和中游封装的中度集中,下游照明应用端最终也只能堪堪做到相对集中,而达到行业的相对健康。而近年来这种情况正在逐渐改观,诸如大型房地产开发商的精装房联合采购,酒店、餐饮、超市等商业连锁品牌的集团化采购,国外市场中大型连锁商超的集中标准品采购,景观亮化中城市管理部门的大项目统一招标等,这些大客户的采购正趋向于集约,而在这一供应链条中,将形成标的规范、规模庞大、品牌集中、品类标准的新局面。在需求端逐步走向集中的情况下,照明应用端也体现了较为明显的产业集约化趋势。

  产业集约化也将引发照明应用厂商朝着规模化和差异化双轨制发展。从今年上半年来看,在称得上是内外交困的大形势下,通用照明厂商的业绩大多乏善可陈,业绩相对良好的主要是从事特色细分市场领域和特种专业市场领域的厂商。

  特色细分市场型企业均拥有自己的主打产品,诸如珈伟的太阳能庭院灯草坪灯、太龙的商业照明方案、华体的文化定制路灯、金莱特的离网照明、杭科光电的灯丝灯、豪恩智联的灯管、星光的舞台照明、华普永明的路灯模组等,这类企业整体规模不见得有多大,但在其所在的细分领域或是特色市场中已具备了相当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并借助这一稳定的市场回报,有利于其健康可持续性发展。他们的存在也给我国照明行业大量存在的中小型规模企业提供了差异化发展的启示。

  特种专业照明型企业方面,海洋王和华荣主要从事供特殊应用环境(诸如电力、冶金、铁路、石化、消防、煤炭、港口、场馆、航空、船舶等)使用的专业固定式、移动式和便携式照明设备等;而星宇股份则专注于汽车照明总成业务,为一汽集团、上海大众、上海通用、东风日产、广汽丰田、奇瑞汽车、吉利汽车、众泰汽车、神龙汽车等多家知名国产和合资车企配套。这类属于特种专业照明范畴,领域细分,专业性强,无论从技术上还是渠道上都存在着相当的门槛。较高的门槛就将相当数量的竞争者拒之门外,使得这一领域的市场具备较高的市场回报,相对理性的价格竞争和较为可观的发展潜力。

  总之,在整体市场环境并不算理想的情况下,为数不少的大企业虽然承受着增长乏力、成本上升、毛利下滑等诸多压力,但排名前列的优质企业的营收占全行业比重与日俱增,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低端企业的苟延残喘,同时随着LED照明产品标准化体系的完善与生产自动化进程的加快,这种市场洗牌引起的两极分化直至优胜劣汰的持续进行,将继续推进整个行业的整合。

  这两年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深化以及市场的需求提升,包括大型活动的驱动、城市设施的升级、灯光文旅经济的兴起、特色小镇的建设、PPP模式的发展等。道路、隧道、景观等市政照明工程更趋向于规模化、高端化和个性化发展。景观照明作为一个投资相对少,见效较明显的拉动城市经济,弘扬城市文化进而体现城市精神的手段,愈发受到各界的重视。

  伴随杭州G20峰会、北京一带一路峰会、厦门金砖国家峰会、内蒙古自治区成立70周年、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青岛上合组织峰会、武汉军人运动会等大型国内国际活动的举办,也涌现出了无论是投资还是内容都呈现出大规模高规格的景观亮化项目。而通过承接这些项目,也大大带动了产业链各环节相关企业的业务,这当中尤以产业链前端的大型照明工程公司为甚。而我国的景观亮化水平借此取得了长足进步,也越来越多地得到了国际的认可,不久前,杭州勇电参与的“威海樱花湖之恋”项目就斩获了有照明设计界“奥斯卡奖”美誉的第45届IES照明奖(IESIllumination Awards)的最高奖项卓越奖。上半年总体来看,照明工程板块的各厂商继续高歌猛进,业绩亮眼夺目。

  当然,在风景这边独好的形势下,也需警惕快速发展扩张带来的种种问题,比如普遍存在的工程前期大量垫资产生的资金压力和政策风险;影响到整个产业链各端现金流情况的大额应收账款问题;各城市竞相效仿而导致的“千城一面”问题;大量媒体立面形成的光污染问题;重点工程的“工期紧时间短任务重难度大”所带来的工程质量问题;工程后期维护和特许经营延续的课题;以及景观照明步入平稳期后的应对等诸多问题。

  电源板块上半年来看,其规模的扩充体现了下游虽然低迷但依旧庞大的需求,竞争加剧和成本上升(诸如这一轮原材料元器件特别是被动元件价格暴涨并伴随着货源紧缺)则导致了各厂商盈利乏力。而随着LED光效的不断提高,加之散热技术的进步,LED照明产品的功率随之提高,对中大功率LED驱动电源的需求也会相应提升。同时下游照明应用追求系统智能化和高品质化发展方向又对驱动电源的智能化、高效率、高可靠性、长寿命和小型化等方面有着更高的要求。后续发展中,电源板块也将随下游应用进入了规模化/集约化和个性化/定制化结合发展过程,而缺乏规模生产优势和技术或市场竞争力的小型电源企业将举步维艰。

  总体来看,在下游照明应用端产能相对过剩的行业环境下,大批应用厂商的存在对处于中上游的配套企业来说则是利好,这一板块包括照明成品的机械配件,照明成品的光学部件,生产和检测设备,以及配套原材料元器件等。相对来说,配套企业的日子要好过成品应用端的企业,支撑其业绩的来源主要包括产能扩充释放、市场销售提升、成本结构优化、跨界业务成长、收购企业并表等;但同时下一步也需面对研发投入、技术升级、模具更新、产能过剩、库存压力、毛利下滑、成本上升、交期延迟以及投资风险等诸多影响业绩的因素。

  被称为“中国的纳斯达克”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作为一个新兴的中小企业股份转让平台,也成为很多目前不具备主板上市条件的中小企业实现融资和并购梦想的路径。新三板挂牌公司在有进有出之间目前总数也已超过11000家,同时据笔者统计,登陆新三板的照明行业相关企业已超过160家。而经过前两年的登陆新三板热潮之后,因其估值较低,市场流动性不足,融资能力较弱;企业登陆新三板后本身概念透支,后手乏力;还有就是被认为是曲线救国的系统内转板制度依旧悬而未决等诸多问题接连显现,致使其发展态势已高潮退却,步入新阶段。

  自2017年开始,或为资本运作,或为迎合热点,新三板企业掀起了“改名换姓”潮。据统计,已有555家新三板公司进行过名字变更,其中22家不止一次更名,而照明行业相关企业也有13家更名和改行,其更名有的是为置换资产、借壳上市等,更多的是为转型后改头换面。

  据统计,截至目前,新三板企业数量比2017年年末总共减少逾500家,而2017年下半年开始摘牌企业数量明显增加,而新挂牌企业数量逐渐减少。这主要是由再融资效率偏低、并购重组或IPO以及业绩不佳或未按规定披露定期报告导致的主动或被动摘牌等多重因素造成的。照明行业相关企业也有多达25家企业终止挂牌/拟终止挂牌,超过总数的15%。

  2018年5月,股转公司发布了第三批创新层企业的正式名单,共有940企业入选创新层名单,创新层企业数量较去年的1393家缩水高达三分之一。照明行业相关企业有8家入选(除去入选后摘牌的联诚发)。新的分层标准,降低了盈利要求,提高了市场认可度要求,这样使得创新层公司的公众化水平有所提升,起到了一定的通过市场分层引导资源优化配置的作用。

  总体来看,新三板因其本身先天不足的一些短板,使得挂牌热潮已退,更名摘牌红潮已至,当中大部分中小企业挣扎度日,只能充当资本大潮中的看客和过客;相对少数业绩良好且具备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以及部分处于创新层的企业还是具备一些机会。最终,不论上市与否,都是要靠真实业绩来说话。

  2017年全年,共有438家公司成功IPO,数量创下中国资本市场有史以来之最,照明行业也空前地共有11家相关企业先后登陆沪深主板。而进入2018年以后则盛况不再,为确保只有高质量的公司才能够上市,以便逐步改善股市的稳定性和高质量,IPO发审骤然收紧,本届“大发审委”对IPO申请的否决率高达42%,相比之下,2017年和2016年的否决率分别只有13%和7%。而若不是台资、独角兽或芯片等概念,想要进入资本市场弄潮则更是难上加难。

  7月31日,继明微电子二度闯关IPO失败和达特照明撤回申请终止IPO之后,国内最大的LED照明驱动IC公司晶丰明源也吃了闭门羹,IPO申请未获通过。证监会发审委认为的核心问题主要在于,其经销收入、经销商库存数量、毛利率变化情况、存货价值、产品价格走势以及应收账款情况反映出的企业盈利能力的可持续性、股份代持的合规性和营收情况的真实性等。

  晶丰明源主营业务为模拟和混合信号集成电路的研发与销售,主要采用Fabless业务模式(即无芯片制造工厂模式)。主要产品为 LED 照明驱动芯片,包括通用 LED 照明驱动芯片和智能 LED 照明驱动芯片等。2017年,其营业收入为69,826.48 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7,611.59 万元,其中确认为政府补助的其他收益共计1,005万元,LED照明驱动芯片市场占有率接近30%,在照明行业中是一家成长迅速的配套企业,未能最终过审可叹“时也命也运也”。

  已搭上资本快车的主板上市公司为了拓展其发展空间,采用资本手段介入各细分领域,而企业通过资本手段收购后,完成的组织结构的调整也能促进其本身的转型升级和跨界发展,也是企业未来成长扩张的一个便捷模式。而上市公司也能作为行业的中坚力量,对整个产业扩大规模化,加强规范性,进而走向健康集约化起到积极作用。而在目前IPO发审全面收紧这一形势下,产业链各相关企业还需根据自身情况清晰定位,是完善自身求得整合或是孤身犯险迎难而上,要做出选择。

  2018年年初,德豪润达(002005)宣布因筹划对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冬雷及/或其指定的企业和其他第三方,以及雷士照明(HK02222)持有的惠州雷士光电100%股权收购的事项,自1月26日开市起停牌,直到7月2日复牌后,这一重大资产重组事项仍在持续推进中,涉及金额可能达到40亿人民币。

  3月14日晚间,雷士照明也宣布,公司与德豪润达及董事长王冬雷订立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合作框架协议,据此,受限于具体协议的签订,公司有意向德豪润达及董事长王冬雷直接或间接出售公司国内照明产品制造业务,其包括但不限于惠州雷士的全部股本。

  德豪润达本身通过全资子公司德豪润达(香港)公司持有雷士照明24.30%股权,为其单一第一大股东,而本次收购拟议由王冬雷及/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向雷士照明购买标的企业的部分股权,再由德豪润达向王冬雷及/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发行股份购买该等股权,同时向雷士照明现金购买标的企业的剩余股权。

  1月11日,德豪润达(002005)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收购控股子公司蚌埠三颐半导体的合计13.7%的股权,购买价格为人民币3亿元。蚌埠三颐半导体是德豪润达LED倒装芯片项目的实施主体,此次交易完成后,德豪润达将持有其82.193%股权。

  4月25日,雷士照明(HK02222)公告称,公司已与Jadestone China High-technology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 LP订立具法律约束力的协议纲领,据此,公司拟收购其目标公司怡迅(香港)光电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现金购买价9亿元。而怡迅光电前身实为德豪润达海外事业部,工厂位于珠海和芜湖,主攻北美市场。

  3月19日,雷士照明(HK02222)发布公告称,于2018年3月16日与香港罗曼国际有限公司订立买卖协议,将收购其所持香港蔚蓝芯光贸易有限公司40%的股权,价值人民币3.15亿元。5月23日,雷士照明又宣布拟以5亿元收购罗曼国际所持蔚蓝芯光的余下60%股权。至此,蔚蓝芯光即成为雷士照明的全资子公司。同日,雷士照明宣布其全资子公司珠海雷士拟收购雷士总裁张鹏所持有芜湖雷士的5%股权,收购价格为4500万元。同时鉴于蔚蓝芯光间接持有芜湖雷士85%股权,雷士照明本身通过子公司珠海雷士间接持有芜湖雷士10%股权,张鹏直接持有芜湖雷士5%股权,所以经过此一系列涉及金额达8.6亿元的交易后,芜湖雷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也成为了雷士照明的全资子公司。

  若这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能够得以顺利完成,德豪雷士组合也将实现上中下游全产业链的进一步整合,德豪润达将更偏重于前期研发与生产制造,雷士照明也将更专注于后端的国内外及线下线上渠道的轻资产业务。

  6月,欧普照明(603515)发布公告,拟以自有及自筹资金预计总额约为25.8亿元,根据项目实际进展分期投资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区域总部项目”,包括研发、设计、制造、仓储等职能。此项目位于广东省中山市民众镇,也是未来的深中通道中山出口支线亩,预计建设期约为六年。欧普表示,因其目前产能相对饱和,故提前规划未来3-5年的产能布局,为未来规模扩张奠定基础;通过该项目的实施,可助力其持续打造智能化制造能力,扩大其在照明、集成家居等领域的竞争优势。

  另一方面,欧普也在市面上陆续招兵买马,不论研发、设计、品牌、销售还是财务等岗位均在广纳贤才,继而组建雄厚团队,加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毕竟企业间的竞争,归根结底就是人才的竞争。

  7月,在广州建博会上,欧普照明旗下新业务板块“OPPLE集成整装”全新亮相,旨在为消费者提供集成家居的一站式服务解决方案。

  近年来,欧普照明在继续巩固其家居照明领域的领先地位之余,也在拓展其业务范围,包括商业照明、户外照明、智能照明系统等,并积极将OPPLE品牌向海外市场推广;同时持续向集成吊顶、开关插座、五金卫浴等家居相关拓展品类渗透。“OPPLE集成整装”的推出也体现了欧普从定位于绿色智慧型照明产品提供商逐步向照明系统及集成家居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转型升级的构想。立足于照明产业的传统优势并加强拓展品类有效延伸的做法,也将助其向百亿级企业挺进。

  8月28日,欧普联合华为智选举办了新品上市媒体品鉴会。照明产品也是华为智选唯一首发的品类。会上,欧普研发生产的华为智选读写台灯和香薰助眠灯的正式发布。体现了欧普在为消费者提供人性化的智能照明场景化解决方案的同时,也在致力于推动互联互通的智能家居生态链建设。

  5月,飞乐音响(600651)收到了上海证券交易所对其 2017 年年度报告中的业绩大幅下降、应收账款、大额支出、大额担保、年度重大会计差错等问题的事后审核问询函。至7月7日,飞乐公告了对上交所的问询函回复。

  6月30日,飞乐音响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战略发展布局,为满足业务发展的需要,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提升公司运营效率,对现有组织架构进行调整,撤销智慧城市运营事业部、渠道业务事业部、研发中心、金融创新部、飞乐大学;合并生产运营中心、工程项目管理中心、信息技术部,成立运营中心。主要业务分成三个板块即亚明、喜万年和申安。这当中于2015年飞乐以约15.5亿人民币购入的喜万年将可能被出售,其主要市场在欧洲和南美,拥有位于德国、英国、法国和哥斯达黎加的四间照明工厂,2017年营收接近30亿人民币。

  3月14日晚间,万润科技(002654)公告,公司拟以不超过2.09亿元和2.55亿元,分别收购广东中筑天佑美学灯光有限公司51.02%股权和南京朗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两家公司均拥有城市及道路照明工程专业承包壹级资质和照明工程专项设计甲级资质,即“双甲”资质。

  3月28日,名家汇(300506)公告连发,拟以24,750万元现金收购浙江永麒照明工程有限公司55%股权,并拟投资共1,110万元(30%股份)参股深圳市光彩明州照明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两家公司也均拥有施工和设计的“双甲”资质。

  此外,为了推进多个PPP项目。5月,名家汇通过了旗下永麒照明与深圳市千百辉照明工程有限公司及无锡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慈溪市光艺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的议案,新公司注册资本1,916万元,其中,永麒照明认缴出资1,245.4万元,占股权比例65%;千百辉认缴出资 578.4 万元,占股权比例 30%;无锡照明出资 95.8 万元,占股权比例 5%。6月,名家汇还拟与青岛西海岸公用事业集团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青岛西海岸景观照明优化提升工程项目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 万元,其中,名家汇认缴出资 900 万元,占股权比例 90%。

  5月,洲明科技(300232)公告,为支持其去年收购的全资子公司山东清华康利城市照明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景观照明相关业务的开展,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1.92亿元对清华康利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清华康利的注册资本将由人民币1.08亿元增加到人民币3亿元。

  1月15日,利亚德(300296)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达照明由正式更名为“利亚德照明股份有限公司”。4月,利亚德为了进一步提高其全资子公司西安万科时代系统集成工程有限公司的发展速度,扩大业务规模,拟对西安万科增资,增资完成后,西安万科注册资本将从4,540万元增至10,600万元。

  在目前国内体量庞大且快速增长的城市景观照明市场持续火热态势下,一方面上市公司不会错过利用资本手段介入该业务领域的机会,另一方面大型重点工程的前期高额垫资和后期较长回款周期使得工程公司也有寻找资金后盾的需求,双方的一拍即合从而加快了整合速度。

  4月9日,鸿利智汇(300219)子公司江西鸿利与阳光照明(600261)子公司厦门阳光、阳光美加、鹰潭阳光四方共同签署合资协议,在江西赣江新区临空组团管理委员会园区共同出资10,000万元设立江西鸿利智达有限公司,其中,江西鸿利占注册资本的55%,厦门阳光占25%,阳光美加和鹰潭阳光各占10%。该封装项目计划总投资约 19,800万元人民币,主要生产LED灯丝及SMD器件产品。

  7月19日,鸿利智汇公告,第一大股东暨董事长李国平将其持有的公司4,275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以10.93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原第二大股东金舵投资,转让数量占总股本的6%。本次权益变动实施完成后,金舵投资持有股份占鸿利智汇总股本的21.38%,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而李国平持有总股本的 17.99%,变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金舵投资是泸州老窖集团全资子公司,现阶段受国家“结构性去杠杆”政策影响,泸州老窖集团未来计划进入高端制造业,而鸿利所拥有的LED封装和汽车照明等业务正是其所看中的领域。

  3月28日,长方集团(300301)公告称,控股股东邓氏兄弟分别将7,848万股、5,92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南昌光谷集团有限公司、南昌鑫旺资本企业(有限合伙),标的股份转让价分别为4.08亿元和3.08亿元,占到长方集团总股本的17.43%。同时,控股股东邓氏兄弟同意将其所持公司 99,217,377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12.56%)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全权委托给南昌光谷行使,鑫旺资本同意将59,258,158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7.50%)对应的表决权及提名和提案权不可撤销地全权委托给南昌光谷使用。

  至此,南昌光谷在长方集团中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合计占长方集团总股本的 29.99%。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长方集团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南昌光谷,而长方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南昌光谷的法定代表人王敏博士。王敏博士继而在7月2日长方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上当选为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长方总裁李迪初为副董事长。

  5月15日晚间,长方集团连发数则公告,拟通过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李迪初及其一致行动人和康铭盛员工共计29名交易对方合计持有的康铭盛35.7454%(约6亿元)的股权;并自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本次交易之日起1个月内,以不高于每股15.65元的价格按股转系统规定的交易方式购买除前述29名股东外其他股东持有的康铭盛合计不超过8.3762%(约1.41亿元)的股权。本次交易完成后,长方持有康铭盛的股份将从55.8784%提升至91.6238%-100.00%,康铭盛仍为其的控股子公司。

  7月19日,康铭盛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报送了终止 挂牌的申请资料,并获批自8月1日起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挂牌。8月3日,康铭盛拟由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整体变更后,康铭盛名称将变更为深圳康铭盛科技实业有限公司。

  7月2日,长方集团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基于降低公司管理成本,提高运营效率,充分整合资源的考虑,决定清算并注销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前海长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同时会议鉴于经营发展需要和未来产业规划需要,拟将修订经营范围,主要就是剔除了原经营范围中的文化教育产业相关业务。

  同样在7月2日,长方集团和南昌临空经济区管委会签署合作协议,拟以自有封装设备方式出资,临空管委会产业引导基金拟以现金的方式出资,共同投资设立南昌临空项目公司,以发展智慧照明、健康照明、特种照明、军民融合产业,以及 LED 照明、太阳能照明、电子产品等。该项目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 9 亿元,长方将占控股股东地位。项目总投资不低于 20 亿元,一期投资 10 亿元(其中设备投资不少于 6 亿元)。力图发展光电产业的南昌也将继引入鸿利智汇、兆驰股份、乾照光电、易美芯光、中微半导体、彩虹蓝光等中上游大厂后再度迎来新项目。

  通过一系列调整,此前在文化教育产业转型之路上频遇波折的长方集团,也实现了资源的重新整合,未来将会重新聚焦到其主营业务LED封装和离网照明上面来。

  7月20日,晶能光电公告称,其子公司江西省晶瑞光电有限公司因战略发展需要,自2018年7月4日起,已更名为江西省晶能半导体有限公司。晶瑞光电主营大功率陶瓷封装,和晶能(硅衬底外延芯片)及中节能晶和(照明应用)形成了LED照明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垂直布局。

  4月12日晚间,超频三(300647)公告,公司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控股子公司浙江炯达能源科技有限公司49%的股权。炯达能源为一家提供LED城市照明改造解决方案的节能服务公司。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超频三将持有该公司100%股权。

  6月1日晚间,超频三发布公告称,拟通过云南省产权交易所产权交易平台公开竞价,拟以现金方式收购云南锡业集团持有的个旧圣比和实业有限公司49.5%股权。个旧圣比和实业成立于2001年,是国内最早进入锂离子电池材料领域的企业之一。超频三表示,新能源散热领域是公司主营业务的横向延伸,并看好新能源尤其是锂电池领域散热、热管理的市场机会。

  1月,为了自身业务发展需求和未来战略,积极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超频三与其全资子公司惠州超频三共同组建了境外白罗斯公司“超频三(国际)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 37,384白罗斯卢布(根据当时汇率折合成人民币合计约 119,393.73 元)。惠州超频三拥有 99%的股权,超频三拥有1%的股权。6月,又以自有资金增加注册资本 3,965,725.61 白罗斯卢布(根据当时汇率折合成人民币合计约12,944,247.36 元)。

  1月10日晚间,兆驰股份(002429)发布公告,同意其控股子公司兆驰节能与顾乡女士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自有资金人民币510万元受让顾乡女士持有的兆驰智能51%的股权。兆驰智能成立于2017年,主要经营范围在于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等信息技术业务。此外,兆驰股份还发布了另一公告,同意子公司兆驰光电的存货类资产及设备类资产以人民币4,410.86万元(不含增值税)的价格出售给其关联法人兆驰照明。兆驰股份表示,本次资产出售主要目的是减轻相关经营压力,有利于提高资产使用效率,促进资源的有效配置。

  5月16日晚间,兆驰股份发布公告,与深圳市光兆未来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受让光兆未来持有的兆驰照明11%的股权。兆驰照明于2017年3月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20,000万元,其中兆驰股份认缴出资额8,000万元、持有其40%的股权,光兆未来认缴出资额12,000万元、持有其60%的股权。但光兆未来尚未完成标的股权对应注册资本的实缴义务,故本次股权转让的交易金额为人民币0元,同时由兆驰股份承担标的股权的出资义务,即以自有资金人民币2,200万元认缴兆驰照明11%的股权。至此,兆驰照明即成为兆驰股份的控股子公司,业绩将和兆驰光电、兆驰节能、兆驰半导体等同样并入上市公司报表。兆驰股份表示,继在南昌投产外延芯片项目后,本次对外投资旨在积极打造以“芯片+封装+照明”为一体的LED上中下游全产业链垂直布局,进一步拓展公司业务范围,通过整合行业优质资源,最大化发挥协同效应。

  5月21日,新三板厂商睿博光电(833810)发布重大资产重组预案,公司拟向博迅工业(中国)发行股份购买其持有的正泽汽车60%的股权,同时以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博奥实业持有的REBO(美国)40%的股权以及博迅工业(德国)100%的股权,初步约定此次交易价格为2亿元。

  睿博光电拟定向发行不超过1,107万股,定向发行价格为6.45元/股,预计交易金额不超过7,140万元,用于支付向博迅工业(中国)购买其持有的正泽汽车60%的股权。同时,公司支付4,230万元现金向博奥实业购买其持有的REBO(美国)40%的股权,支付8,713万元现金向博奥实业购买其持有的博迅工业(德国)100%的股权。

  睿博光电主营业务为LED汽车照明系统,与长安福特等西南当地整车制造商建立了合作关系,产品主要应用于新车前装和维修后装两大市场。2017年其全年营收1.54亿元,同比增长5.48%;净利润1677.05万元,同比增长8.09%;扣非净利润为1619.56万元,同比增长6.15%,发展较为稳健。

  8月8日晚间,瑞丰光电(300241)公告,为加快实现公司LED车灯布局,拟出资1.02亿元收购珠海唯能车灯51%股权。唯能车灯(新三板870606,2018年4月摘牌)为车灯制造企业,客户包括东风日产、吉利等。交易对方承诺,唯能车灯2018年营业收入不低于1.8亿元,2019年至2021年三年累计扣非净利润为7800万元,且2018年至2021年四年应保持每年研发费用支出占营业收入不低于4.2%。其最新的2018年半年报显示,实现营收6,682.15万元,净利润为231.83万元。

  4月-7月,瑞丰光电和其控股子公司常州利瑞光电经过国际知名认证机构SGS严格审查也通过了认证获得IATF16949(汽车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IATF成立于1996年,由世界上主要的汽车制造商及协会组成,该组织针对汽车行业的相关机构提出质量管理体系要求,目前执行的最新标准IATF16949:2016是汽车行业公认的权威标准,不少全球知名车厂已强制要求其供应商通过IATF16949认证。

  加上之前参股丹阳的车灯厂商迅驰车业,以及对控股子公司LED车灯模组企业常州利瑞光电增资,瑞丰逐步加快在LED汽车照明产业链的布局。

  进入2018年后,国内中上游大厂纷纷加快速度以募集投资、携手合作、加强研发、设立专门机构等各类形式深入Mini LED和Micro LED领域。

  2月,韩国巨头三星电子与三安光电(600703)达成合作,以1,683万美元的预付款,订购后者在厦门的Mini LED产能,以应用于其大尺寸高端液晶电视的背光。

  3月,国星光电(002449)正式成立“国星Micro&Mini LED研究中心”。后在6月广州展前发布了MiniLED新品,并预计其应用于手机、电视等MiniLED背光产品将于下半年实现量产。

  4月,瑞丰光电(300241)公告称,公司拟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46,797.40万元,募集资金拟投入其SMD LED封装扩产项目、Mini LED封装生产项目、Micro LED技术研发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其中,Mini LED封装生产项目建设期为12个月,全部达产规模为年产1,180万片Mini LED封装产品。而Micro LED技术研发中心项目建设期同样为12个月。

  此外,诸如华灿光电(300323)、乾照光电(300102)、兆驰股份(002429)等国内中上游大厂,包括晶元光电、亿光电子、隆达电子、聚积科技等台系中上游厂商,也都在积极介入Mini/Micro LED领域。目前Mini/Micro LED技术还主要适用于显示和背光等领域。

  进入2018年以来,本已似乎波澜不惊的照明行业政府补贴热潮重现。笔者整理了2018年至今国内照明行业相关企业获政府补贴额在千万元以上的情况。可以看出补贴主要集中在产业链中上游的外延芯片和封装,主要是因为中上游的技术门槛相对较高,设备和研发投入相对较大;加之去年上游迎来一轮扩产高峰,各厂商无论从市场需求的战术考量还是从竞争环境和发展远景的战略规划,都要紧跟投入;补贴的主体以浙江义乌、江苏宿迁和江西等地的政府力度最大,也是由于目前这几个地区是光电产业招商的热点地区;补贴事由则包括基建补助、产业资金、科研补助、设备补贴、贷款贴息等多个名目。

  事实上,国内企业在LED中上游业务方面近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长足进步,相关产品的性价比已直逼国际一流厂商,这也使得LED器件代工订单逐步向中国厂商集中,在前期发展中政府补贴起到了一定积极的扶持作用。但补贴过多过热也可能会导致产能过剩而加剧价格竞争,同时引起部分企业的补贴依赖,并不利于整个产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受国际经济周期变化等外部因素影响,也有去产能、环保加力、废纸进口禁令等宏观政策因素影响,从去年开始,国内多个品类的原材料包括铝材、铜材、纸、天然橡胶等均在大幅涨价,比如铝价已超过15元人民币/公斤,三年不到涨幅超过60%;进而导致电容、电阻、电感、纸箱、塑料等各种产业链必需的材料涨价。

  而这一轮原材料涨价的特点还包括:原材料价格上涨伴随资源短缺情况,诸如贴片电阻和电容;此轮国内涨价与国际市场并不完全同步,部分原材料价格高于国际平均水平,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国内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元器件的价格上涨突出,诸如部分类别被动元件上涨幅度高达数倍,对LED照明这类电子制造业造成较大冲击。

  总之,此轮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给企业带来了全方位压力,原材料成本投入加大导致资金流动减缓,财务成本上升,风险进一步加大;同时市场资源短缺情况增多,还会造成客户取消订单,增加物流成本,违约索赔等后续损失;加之上半年照明市场较为平淡,终端价格上行乏力,对广大照明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在这种严峻形势下,作为企业来讲,应从交易为基础的战术采购管理转向以流程为导向的战略供应管理,建立高效的企业供应链管理体系;还有就是要加快产业的转型升级,从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转型,从数量优势向品质优势上转型,以应对环保加强和去产能的大趋势。国家也应该从增强大宗商品供应能力,给规范企业减轻负担,加强对不规范企业的监管惩处等方面多下功夫。

  2018年上半年LED照明产品出口总额达到96.6亿美元,同比增长8.09%,因增长基数变大及国际市场需求趋弱的影响,已由之前的高速增长转为平稳增长;其中LED替换类光源产品约30.8亿美元,同比增长达51.99%。增长的动因包括国际市场需求的逐步恢复,新兴市场的崛起,还有就是相当数量的出口企业报关时将原本处于HS编码94054090中的LED替换类光源产品逐步移至HS编码85395000中。

  注:全部LED照明产品排名为笔者从LED照明产品所在的多个海关HS编码数据中所提炼,包括电光源品类中2017年新增的85395000“发光二极管(LED)灯泡(管)”,即LED球泡和灯管;灯具品类中的94051000“枝形吊灯及天花板或墙壁上的电气照明装置”,即固定式灯具,94054090“未列名电灯及照明装置”,包括其他LED灯具产品及室外灯具等。同时相当数量的出口企业拥有多家工厂,需一并计算。该数据仅供参考。

  2018年上半年全部LED照明产品出口前20名的企业总出口额约为18.5亿美元,比去年上半年前20名总出口额同比增长32.37%,集约度进一步提升。其中,立达信、阳光、得邦出口前三位置较为稳固,飞利浦(成都和上海工厂专业渠道灯具扩充)以及木林森新和(新和灯丝灯上量)等几家增长强劲;快捷达、珈伟品上、美科以及跌出前20的健达表现有所下滑。

  在LED替换类光源出口方面,上半年出口前20名的企业出口额约为14.1亿美元,同时占到整个LED替换类光源产品出口额的45.95%,集中度较高。而从绝大多数出口企业单价降低的形势可以看出,出口企业要依仗更庞大的出口数量来维持出口金额的增长,海外市场的价格竞争依旧激烈。快捷达、健达和美科比去年同期的数据有所下滑,从而影响了其整体表现。而快捷达、山蒲、豪恩、晨辉等单价明显较高的原因是其出口产品以LED灯管为主。

  LED替换类光源分产品来看,LED球泡方面,立达信、阳光和得邦在球泡方面出口量的巨大领先优势奠定了其整个出口业绩名列前茅的基础,外销市场所谓“得北美者得天下”,球泡前10的企业也基本都有巨量的北美市场来支撑业绩;此外,灯丝灯成为亮点之一,新和、浙特(杭科)、天都(及安缦)等以灯丝灯出口为主的企业上半年增长较快;以大功率LED球泡著称的红壹佰这两年的增速也是有目共睹。

  LED灯管方面,山蒲超越下滑的快捷达成为出口金额第一,佛山照明则在出口量方面拔得头筹,晨辉(包含瑞新)、豪恩、泛美增速不俗,值得注意的是,爱丽思主打日本市场,因而出口单价一骑绝尘。

  LED照明产品出口目的国来看,美国依然作为我国照明产品出口头号市场的地位不可动摇且一览众山小;传统大户北美和欧洲的发达经济体依旧处于重要地位;新兴经济体方面来看,越南成为大黑马,增速惊人,和2015年助力俄罗斯登上榜眼高位的中俄黑龙江边贸类似,这次中越广西边贸为其杀到探花位贡献良多;金砖国家中,俄罗斯市场比之危机年份逐步回暖,巴西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不佳导致增长乏力,印度因SKD和CKD贸易盛行致使成品量进一步下滑;东南亚的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和越南一样具备蓬勃的发展动力;未列出的香港市场主要地位依旧是转口。

  LED替换类光源产品方面,和出口企业体现的趋势相仿,替换类光源产品单价多处于下降态势。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越南、菲律宾和未入榜单的伊朗产品单价仅有几美分,明显低于正常水平,是由于其进口产品中以大量的低价小微型LED灯泡为主;巴西、俄罗斯、墨西哥、印尼、阿根廷市场单价均偏低,不足1美元;日本市场产品单价依旧独步天下,超过4.5美元,这也解释了主攻日本市场的爱丽思、康佳等企业出口单价高企的现象。

  市场表现方面,东南亚依旧十分突出,越南、菲律宾、印尼、泰国、新加坡等主要国家均跻身前20,且增长态势强劲,值得广大出口企业关注。

  3月23日,美特朗普政府率先挑起贸易战烽火,宣布将基于对中国发起的301贸易调查,对从中国输美产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

  6月15日,美发布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对818个类别约340亿美元商品自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同时就约16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开始征求公众意见。

  7月10日,美公布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建议产品清单;

  7月31日,美又计划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加征额度上调至25%。

  8月8日, 美又公布了对279个类别价值约16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加征25%关税的清单,从8月23日起正式实施,清单中多为半导体及相关产品(包括了LED封装器件所在的85414020和LED芯片所在的85419000)。

  美对华2000亿美元产品加收关税的建议产品清单相较于第一轮的500亿美元产品清单,对我国照明行业对美出口的影响要大得多。其中涉及照明行业相关的产品如下表所示:

  对照表中除白炽灯类光源(HS编码:853922和853929等)和LED替换类光源(HS编码:85395000)等产品外,涵盖了大部分照明行业相关的出口主要产品。上述产品类别的对美出口额约占2017年中国全部照明产品对美出口额的近80%,超过了80亿美元。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影响大范围广,该2000亿美元征税的建议产品清单目前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将经过公开听证和书面评论等程序后至9月6日才有定论,此后,美方才可能采取实际行动。最后是否征税,具体对哪些产品征税,税率多少,还有待最后揭晓。

  6月16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布。

  8月3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5207项约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20%、10%、5%不等的关税。若美方将其第二轮加征关税措施付诸实施,中方将即行实施上述加征关税措施。

  8月9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333项约16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各类机动车及车类用品占了整个清单的一半以上。该决定与美方8月23日起同步实施。

  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也导致了人民币大幅贬值。截至8月31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已从今年年初最低时的6.3以下一度狂涨至超过6.9美元。去年美元暴跌令出口企业长吁短叹,今年则换成国内的外企电子产品分销商叫苦不迭。而无论是大涨还是大跌,汇率短期内的异常波动都会打乱市场的价格体系,进而影响企业的销售业绩和毛利率。

  美国作为我国照明产品出口的头号市场,占整个照明产品出口份额的1/4强,在我国照明产品对外贸易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此这一轮的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照明行业具有较大影响,特别是第二阶段2000亿征税产品清单若得以实施,尤其是加征税率从10%增至25%,将对绝大多数照明产品类别的对美出口造成沉重打击。

  一直以来,卤钨灯因其优良的光色品质和相对于白炽灯的高效深受欧美市场青睐,因而无论近年的全行业产量和出口情况来看,其发展曲线具有波段性,相比较其他传统光源产品,下降趋势并不明显;同时国内生产卤钨灯的企业如佛山照明、常州福兴、浙江生辉、安徽世林、广明源等企业还抓住了卤钨灯订单集中的“黄金尾巴”,利润颇丰。但下一步这一状况将发生变化。

  2018年9月1日起,欧盟ErP指令(Energy-relatedProducts,即能源相关产品生态设计要求)中的(EC)244/2009的第六阶段要求生效,要求将在欧盟市场上不再投放某类低能效的非定向家用卤钨灯。

  这也意味着不能满足指令能效要求的普通照明用梨形透明玻壳卤钨灯,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泡中泡”将在禁售之列。而特殊照明用卤钨灯,诸如烤箱灯等;定向卤钨灯,诸如Mr系列、Par系列等;G9灯头单端卤钨灯和R7s灯头卤钨灯(即常见的双端卤钨灯)等并不受影响。需要注意的是,该禁止措施并不适用于已经在商店货架上和仓库中的相关产品。

  (EC)244/2009第六阶段要求原本是在2016年9月1日生效,后在欧洲照明协会(LightingEurope)的建议下,欧盟委员会新出台的(EU)2015/1428条例中将其生效日期推后两年至今年的9月1日。

  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除了欧盟市场之外,澳大利亚也在今年宣布将在12至24个月内淘汰普通照明用卤钨灯;而另一大卤钨灯主要市场美国也计划在2020年前淘汰普通照明用卤钨灯,这样无疑使卤钨灯发展前景雪上加霜。在几大主要出口市场均计划淘汰卤钨灯的形势下,将令其真正步入下行空间,相关LED替换类光源产品诸如LED灯丝灯等产品会迎来一轮增长机会。

  继3月16日飞利浦照明宣布计划将公司名称飞利浦照明改为Signify后。5月16日,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的全球第一个“国际光日”(InternationalDay of Light),同时也是飞利浦照明控股(Philips Lighting NV)正式更名为昕诺飞控股(Signify NV)的日子,同期还发布了“昕诺飞”这一中文名字。根据和皇家飞利浦的授权协议,其照明产品将延用PHILIPS这一百年品牌;同时发布的还有其物联网品牌Interact。新公司名源自对照明的全新定义:光已成为一种智能语言,连接和传递信息。这也标志着昕诺飞下一步关注重点,将从传统的照明产品制造,转向物联网时代的互联照明系统方案服务以及光信号通讯。

  8月2日,昕诺飞宣布完成了对城市景观照明厂商深圳磊明科技的收购,相关磊明业务将由新成立的昕诺飞旗下深圳磊飞照明来管理和运营,新公司也将继续使用LiteMagic和LiteMeta作为产品品牌。此次收购加强了昕诺飞在中国正快速发展的城市景观照明市场的布局。

  去年以来,在成功分割LEDVANCE后,OSRAM加快转型步伐,频频出手,先后收购或通过其旗下风险投资事业部Fluxunit控股了十余家公司,涵盖车用照明、农业照明、医疗照明、娱乐照明、智能控制、物联网数据平台、光管理软件、激光器、传感器等多个领域,此外还和德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大陆集团成立了合资公司,与日本LED器件大厂Nichia商议光电产品与技术应用领域中的专利交互授权。

  OSRAM将CLB和LLS事业部分拆给LEDVANCE后为三个事业部:照明解决方案和系统(LSS,含照明解决方案部门LS和数字照明系统部门DS),特种照明(SP)及光电半导体(OS)。8月初,OSRAM决定出售其LSS事业部中的LS照明解决方案业务,这当中包括德国的Siteco灯具业务,以及北美的SylvaniaLighting Services服务业务;而Traxon和e:cue的相关业务,以及位于亚洲的灯具、动态照明和控制系统业务则不在本次出售之列。

  这一系列的调整布局,体现了OSRAM将专注发展基于半导体技术的高科技产品,一方面强化其在车用、农业、健康、医疗、娱乐等多个特种照明细分市场的优势,另一方面也在不断增强物联网数据平台、智能控制、光管理软件、身份识别、激光和传感技术等高科技领域的业务,进而从传统照明公司向高科技公司发展的战略构想。

  奥德堡集团原本旗下为zumtobel(室内灯具),Thorn(室内外灯具),Tridonic(驱动、调光器、COB器件),acdc(景观照明灯具)和Reiss(特种灯具)五大品牌。今年则新设立了eco Thorn,即经济型索恩以应对愈演愈烈的价格竞争和zgs,即zumtobel group service以顺应已成燎原之势的照明系统解决方案潮流。

  在今年的两大行业盛会Light+Building 2018和第23届广州照明展上,LEDVANCE均高调亮相,并展示了新的灯具设计语言,即“SCALE”设计理念,可在家居、办公、商业、工业、户外等多种应用场合根据客户需求来提供一站式定制化产品服务。在OSRAM转型的背景下,LEDVANCE体现了“更深的橙”,其承接了OSRAM的照明业务方面的衣钵并将进一步深化。

  2月1日,前Samsung LED副社长谭昌琳博士(Jacob Tarn)开始掌舵木林森入主后的LEDVANCE巨舰,接任了LEDVANCE管理委员会主席和全球CEO,同时兼任中国区CEO,并在位于德国巴伐利亚州Garching的LEDVANCE总部任职。

  LEDVANCE也将致力于超越原有OSRAM和北美SYLVANIA传统光源制造商的形象,逐步转型为创新驱动从而引领行业的照明解决方案提供者。

  GE出售照明业务的消息自去年开始便甚嚣尘上,扑朔迷离,众说纷纭。继去年宣布退出亚洲和拉美市场后,又在今年2月份同意出售其在欧洲、中东、非洲和土耳其的业务以及全球汽车照明业务。秒速飞艇官网买方是GE匈牙利公司前总裁Joerg Bauer控股的公司,在收购后过渡期间会使用GE照明品牌,之后新公司最终将以原Tungsram的品牌进行运行。GE内部经过一年多来的重组与分拆后,目前仅余6间工厂(其中GE 2间,Current4间)。2017年其销售额大跌59%,已不足20亿美元;2018年二季报也是止跌乏力,不忍卒睹。

  5月,率先由北美灯具大厂Acuity brands和Eaton(Cooper Lighting母公司)宣布涨价6%;此后,Venture Lighting、Ledvance旗下北美Sylvania和Panasonic旗下环球迈特ULT等著名厂商接连宣布其产品涨价6-8%。而根据最新报道,Acuity brands酝酿在9月份实施第二轮产品涨价,一旦美国征税措施落实后,年底还可能进行第三次涨价;Eaton则宣布因各项成本上涨和301关税的影响,自10月1日起,其大部分照明产品和控制产品将再度上浮6%。

  这一轮涨价主要适用于传统照明产品,一方面是由于金属等原材料、货运及零部件成本持续上涨,另一方面则主要是因为LED照明的快速发展挤压了传统照明产业生存空间,使其逐渐失去了规模经济效应,生产成本相应提升。

  2016年,德国半导体巨头英飞凌infineon一度宣布将以8.5亿美元的现金收购美国CREE旗下的Wolfspeed公司(射频功率器件业务)。但此交易在2017年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国家安全问题为由叫停。今年3月6日,CREE反而宣布以3.45亿欧元收购infineon的射频功率器件业务。

  此前CREE高调进军照明应用领域,业绩却长期受困于照明应用业务的低毛利。其在新CEO上任后,和原CEO持相左发展思路,即更加重视其原优势项目的SiC衬底各类器件业务的发展。自此,CREE重新回到了器件为主业的轨道上。

  日亚化学 (NichiaCorporation)7月25日宣布,因照明用、背光用LED需求持续强劲,加上LED业务扩大至汽车照明等领域,因此决定在其德岛县鸣门工厂内兴建新厂房,扩充LED产能。新厂的总投资额(包含厂房建设费用和设备投入)预计可达16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9.76亿元),完工投产后,预计2021年鸣门工厂的LED产能将扩至现在的2倍。另有报道称,日亚化学还计划在2018下半年在华南建立合资企业,生产用于智能手机和汽车照明的LED产品,日亚将持有合资企业18%的股份,合资方还包括台湾光磊(Opto Tech)。

  日亚化学是享誉全球的五大LED厂商之一,主营业务为LED器件、荧光粉、电池材料等,日本本土五个工厂位于阿南(总部和两个工厂)、德岛、鸣门和鹿儿岛。其中LED器件2017年营收规模超过20亿美元,继续高居全球第一。本次扩产也是一贯谨慎的日亚化学应对激烈竞争环境的策略。

  5月,台湾LED大厂晶元光电宣布今年底拟将三大事业部门独立成晶电企业、晶成半导体与晶电科技3家公司,初期将以晶电企业持股另外2家公司,未来不排除独立上市。

  三家公司中, 晶电企业负责LED及激光业务,晶成半导体则涵盖VCSEL(垂直腔面发射激光器)和电力电子元件代工业务(主要为硅基氮化镓功率器件),晶电科技则主营模块与元件相关业务。

  分而治之也是为了应对自去年开始的中国大陆芯片厂商的大肆扩产潮以及照明、背光、显示等市场的价格冲击。其将运营重点从LED产能军备竞赛,逐步转向VCSEL、激光以及功率器件代工等利基业务。

  4月,LG集团旗下LG电子以1.44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5.48亿元)高价收购奥地利汽车照明公司ZKW,这是LG集团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

  LG电子将以7.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9亿元)持有ZKW 70%的股份,还将以3.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5.3亿元)收购剩余的30%的股份。

  老牌汽车照明厂商ZKW成立于1938年,主要为宝马、奥迪、保时捷和大众等欧系品牌提供汽车照明产品。2017年,其销售额达到约12.6亿欧元,过去五年平均年增长率达到20%,其在中国的工厂锦祥照明系统(大连)有限公司位于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本次收购体现LG电子已将汽车照明作为其汽车零部件业务的一个新的增长引擎。

  7月,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之一加拿大的麦格纳国际(MagnaInternational Inc)宣布以近2.3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7.8亿元)收购意大利车灯厂商OLSA S.p.A.。汽车照明产品供应商OLSA总部位于意大利汽车城都灵,2017年销售额达2.42亿欧元,为大众、宝马、戴姆勒和菲亚特克莱斯勒等提供汽车照明产品。这一收购也将扩大一贯奉行多元化战略的麦格纳国际在汽车照明这一增长领域的业务。

  通过本次收购,Varroc Lighting同时收获了位于伊斯坦布尔附近的1万平米制造和技术中心,以及一座正在建设的位于保加利亚季米特洛夫格勒的2万平米新工厂。该工厂将为VarrocLighting提供可扩展的产能,使其能够更好地为欧洲客户服务。Varroc Lighting总部位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孟买附近的Aurangabad,是印度汽车动力系统、电气系统和底盘零部件的龙头供应商。在中国常州和重庆拥有和台湾堤维西合资的大茂伟瑞柯车灯工厂。

  在通用照明市场已厮杀成为“红海”的今天,汽车照明产业凭借其较高的市场回报,可观的发展潜力和相对理性的价格竞争等优势,已经成为全球各路厂商密切关注的“蓝海市场”。

  综上,国际照明巨头们的转型和调整,并不意味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技术、专利和品牌方面的优势,而是在日趋激烈的竞争中,这种优势比之传统时代已不再显著,而且已经深刻地影响到其自身的盈利模式,而寻求在照明产业的新阶段重新占据领先地位。在这一点认知上,我们不可妄自菲薄,亦不可夜郎自大。

  总体而言,2018年上半年整个照明市场相对低迷,一方面是整体宏观经济增速放缓,融资环境趋紧,市场需求萎缩,实体经济困难加剧,而外销方面占比最重的美国市场则受到中美贸易摩擦加剧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是行业竞争环境惨烈,存在各项成本刚性上涨,部分产能过剩,产品同质化严重,恶意价格竞争等问题。

  在这种相对弱势的大环境下,更多的是挤压了大量中小型低端企业的生存空间,这也正是一个行业淘汰低效产能,杜绝低劣产品,消灭低价竞争,肃清低端企业的整合过程,同时随着LED照明产品标准化体系的完善与生产自动化进程的深化,能够加快提升全行业的规范化和集约化。正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中国现在作为全球最大的照明电器产品生产国和出口国,同时本身也是个和北美相媲美的巨大消费市场。产品远销全球220个国家,遍及世界的各个角落,在全球市场的占有率已超过50%,规模优势无可撼动,领先地位无可替代。在目前国家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环保去产能的宏观形势下,未来整个行业的发展方向就要从数量优势往质量优势上发展,即产品从低附加值转向高附加值升级,企业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发展,产业从粗放型转向集约型转型。在这一发展过程中,也期望广大有情怀有节操有底线的优质企业能够“历尽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来源:未知  时间:2018-09-27 19:54

关键词:秒速飞艇 秒速飞艇注册网址 秒速飞艇官网 秒速飞艇官网投注 秒速飞艇手机投注 秒速飞艇投注网站
粤ICP备85962557号 版权所有:深圳市皇岗秒速飞艇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皇岗区宝兴路建业大厦
服务电话:0755-27895212 27675981 传真:0755-27281167 网站地图 网站导航